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当我跑步时我在想些什么7z

2018-10-26 13:55:50

村上春树从33岁的某一天突然开始坚持每天跑步,我从29岁的某一天突然开始坚持每天跑步。这是天资愚钝的我开始得不算晚的事情,同时也是如果我可以穿越时间想更早点开始的一件事情。 跑步和我素有渊源,小学时就有和爷爷、小伙伴晨跑的记忆。到了中学,我有个颇具耻辱性的外号“小龟”,缘于我跑步速度极慢。家乡那个小城市中考之中有体育,不算分,但要求必须过。我太慢了,没敢去考。当时年轻到还没有恋爱过的我有个心仪的女孩儿,她听说了这件事情,冷艳地说了句“他怎么那么怂”,当时的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因为我没想到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于是那个夏天,我买了两个五公斤的沙袋绑在了腿上,那个夏天基本没有摘下过。当时我家开饭店,我常常去帮忙,步履蹒跚的我总让客人误以为我家雇佣了残疾儿童,得知是老板家孩子的时候,客人们又纷纷向我的父母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秋季开学之后,我次鼓起勇气报名参加了运动会,以往的我都是拉拉队的。终报名的是没有人参加的3000米。我父母见体育不及格的我竟然可以参加运动会,非常高兴的跑去观战,我跑完后问我“儿子,你的腿怎么抬得那么高”——当然了,三个月没摘沙袋的我早就不适应正常的地球引力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次我跑了第七名,为班级取得了微不足道的两分,却是我人生之中重要的里程碑。 于是我开始坚持运动,高二、高三的时候每周能踢上三、四场球,重读的时候担任的足球队队长应该是我担任的个可以锻炼领导力的管过了“夜色温柔”的温哥华、跑过了喧哗拥挤的清迈街头、跑过了静谧悠闲的首尔河边,未来我还将跑过东京、跑过纽约、跑过巴黎、跑过里约热内卢,不管何时,我打包出行的时候,个放进行李箱的一定是我的跑鞋。 未来,我也会像村上春树一样,去学习游泳、学习自行车、挑战铁人三项和越野比赛。只是因为: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 我打完这些字的时候,刚刚窗外的豪雨突然停了,就如同它突然下起来的时候一样莫名其妙,倒是和我的心境起伏一个节奏。打完这些字,我就要跑进雨后的秋夜,去继续我的脚步了。

金域天下
大中华幸福城
广州自动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