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新加坡门将暴行逃红牌邱礼赛后黄牌显裁判魄

2018-12-03 14:50:34

新加坡门将暴行逃红牌邱礼赛后黄牌显裁判魄力

北京时间9月2日晚20:00,中国国家队在昆明拓东体育场迎接新加坡队的挑战,这也是2010年巴西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20强赛的场比赛。经过艰苦的90分钟鏖战,中国队以2比1逆转取胜新加坡队,取得开门红。

担任本场执法任务的是来自黎巴嫩的国际级裁判哈达德,本场比赛下半时的第53分钟和67分钟,哈达德在短短的14分钟内,连续判给了中国队两个点球,特别是当中国队个点球不进的情况下,依然敢于果断判罚第二个点球。

其实,中国队本有希望早些打破新加坡队的球门,只是曲波和于海的连续两脚射门分别被扑出和高出横梁,两人都辜负了陈涛的奋力一顶。当陈涛高高跳起头球攻门的时候,新加坡队替补出场的守门员刘易斯在比陈涛跳起更高的情况下,击出的右拳却没有打向皮球,而是重重地打在了陈涛的面部,在下落过程中,刘易斯的右肘又击中了陈涛的头部,随后重重摔在地上的陈涛出现了短暂的昏迷和休克,主裁判随即判罚点球。

赛后有不同声音指出,一种音声就指出:虽然顶出的皮球偏离了球门,但陈涛已经先于守门员将球顶出,即使守门员的拳头和肘部击打到陈涛,可毕竟陈涛已经做出并完成了攻门的动作。因此,主裁判哈达德可以不判罚此粒点球。

以往的各种比赛确实出现过:即使进攻队员做出并完成了射门动作将球射出后,虽然守门员随后的动作有犯规之嫌,但主裁判拒绝判罚点球的情况。可是,这是需要一个前提条件的,就是守门员在出击过程中无论跳起出击还是侧扑出击,虽然接触到了攻方已经完成射门动作的队员的身体,但本身的目的是冲着球去的,而且对方已经完成射门或者球已经入,这种情况下主裁判无需再吹罚点球。

但新加坡队的守门员刘易斯明显不是冲球球去的,在比陈涛跳的更高更有可能先触到球的情况下,故意出拳击打和肘击陈涛的面部。这种情况下,除非球已进入球门,否则是必须要追加判罚点球的,这点主裁判哈达德做的非常到位,只是犯有暴力行为的刘易斯躲过了本应该属于他的红牌,有些遗憾。

67分钟,于大宝罚球区内抢点射门时被对方侵犯,主裁判哈达德再次判罚点球。新加坡队的3号沙伊夫看似并没有什么犯规动作更不会导致陈涛倒地,但慢动作清晰的显示,沙伊夫微微抬起的左臂还是有故意拉扯陈涛的动作,只是随后陈涛自主地跳起飞身够球的动作,从效果上掩盖了沙伊夫的小动作。但沙伊夫轻微的拉扯,使得陈涛在飞奔情况下的身体瞬时失去了重心。因此,此粒点球准确无误。

足球场上对犯规的判罚,尤其是对点球的判罚,并不是以主客队、时间区域、或者比分情况来作为的参考标准的,应该一切以犯规的事实为依据。只要是守方发生在本方罚球区内清晰无疑的犯规,都要被判罚点球。在这方面,哈达德做的很到位。

另有一点,是必须值得提到的。当主裁判哈达德吹响比赛结束的哨音后双方队员正准备在中圈握手致意时,新加坡队的11号邱礼对主裁判表示不满并出口不逊,哈达德当即向其出示一张黄牌。《足球竞赛规则》上规定,从赛前双方队员进入到比赛场地内一直到比赛结束后双方队员离场前,主裁判均有权对双方球员行使判罚或者纪律处罚,但很少有裁判员能有勇气和魄力做到这一点。令大家印象深刻的是1998年亚运会,中国VS土库曼斯坦比赛中,当郝海东被换下场走向替补席时对助理裁判的那一记隐蔽的口水,却招来了韩国籍裁判金永洙的一张红牌。除此之外,再次让人们记住的就是这位来自黎巴嫩的主裁判哈达德。(来源:搜狐体育)

手机牛魔王捕鱼
细石混凝土输送泵
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