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在莫斯科

2018-11-29 11:29:28
在莫斯科 11.期末考试是从体育课开始的 “煮熟了吗?说得这么吓人!”何妤把耳朵贴在戈露露的脸上,假装细听的样子,“哪有开锅的声音?就会夸大。

”“哎哟何妤,怎么说呢,那个该死的‘质量亏损’,我老弄不明白。

”“‘质量亏损’这个原子结构中的概念,其实也不难理解,问题是要把思路先理顺……”“喂喂,别忙,我也对这个问题弄不太明白。

”刘振国改变身打断何妤。

“我也不太明白。

”童山花直直看着何妤,因上眼皮太长,任凭用力睁开,眼睛总还是一条不宽的黑线,虚虚的,像眼珠藏在栅栏后面胆怯地祈求着似的。

何妤温情地向童山花点点头。

贝瑛怕被拉下似的急忙站起身来:“还有我哪。

” 我感到有趣,对何妤和戈露露说:“你们两个过来吧,既然大家对这个问题都弄不太清楚,就请何妤先解释一下,然后讨论讨论。

” 在准备考试的这些天,童山花和何妤很亲密,也许是因为比起别的同学,她更需要何妤的帮助。

支委会作出过决定,这次考试,中国留学生中不能有2分生。

在全系中国留学生会议上讨论这个决定时,作为学生会副主席的童山花特别强调了互帮互助的重要性,并虚心地说她要恳切地向何妤这样的同学学习。

会上要何妤表态,何妤表示服从支部决定,一激动又把“2分生的主观努力”阐发了一通,还说要消灭2分生。

这类词不达意的话,自然会伤及一些同学。

我坐在童山花旁边,清楚看到她一向青黄的脸颊陡地变得通红。

何妤失言了。

贝瑛扭过脸瞥了下正在发言的何妤,撇撇嘴不满地自语道:“谁愿意当2分生,学习成绩不好可以批评,怎能‘消灭’人家呢。

” “贝瑛呀,你就不要太钻牛角尖了,是何妤用词不当,难道你认定你就是2分生啦?”刘振国为了冲淡突然而来的不愉快气氛,扮个鬼脸同贝瑛开玩笑。

“什么用词不当?学习成绩好也不要高人一等嘛!”贝瑛仰仰扁平鼻子,“再说嘛,各人情况不同,俺们不是没有受过那么好的基础教育嘛?4岁就学俄语,谁能比呀!刘振国,你能比吗?”语拙的刘振国不知说什么好。

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期末考试是从体育课开始的。

这天考滑雪,体育老师把大家带往滑雪场去。

童山花、贝瑛、戈露露、何妤这几个中国女生特别兴奋,早早穿上白绒运动服,背着滑雪板跑到主楼前的喷水池处等待集合,嘁嘁喳喳说个不停,预测着、担心着今天的考试成绩。

生得小巧玲珑的戈露露不安地在雪地上走来走去,不时用滑雪杆捣捣雪地,比划几下,弄得贝瑛烦躁地皱起眉头。

“怎么得了,听说5分钟到达终点才算及格。

不要说是滑雪了,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